本州北部山脉釜石制铁所的日本钢管株式会社-聊城宽达钢管有限公司

由三菱制造的大日丸,从新加坡历经艰难险阻,终于在1942年11月末载着幸存的500名战俘抵达坐落在本州北部山脉釜石制铁所的日本钢管株式会社。北部山脉里气候严寒,这些病怏怏的战俘却依旧穿着夏装,不住地颤抖着。前战俘罗伯特·奥布瑞恩回忆当时的温度时说,大部分时间是低于零摄氏度的,“但我们没有任何保暖的衣物”。(最终,他们才被发到粗糙的毛纺裤和夹克,但是没有发放内衣。)这儿将成为他们未来三年的苦难之家:位于大桥的仙台俘虏收容所第5分部。
在矿井里,在磨粉机旁,在焊接车间里或者在铁轨上,战俘们被迫超长时间工作。他们开采铁矿,切割废铁(其中很多废铁上都标着“美国制造”),用以制造日本战争武器。

美军战舰休斯顿号上的罗伯特·奥布瑞恩记得,他曾被发到过一本日本银行的存折(可能是一家邮政银行的账户),账户里的钱据说是他的工资,并每周到账。但他从未看到过一毛钱。日本钢管株式会社的员工对奥布瑞恩进行了痛殴,以至于奥布瑞恩的几颗牙齿都被他们打落了。奥布瑞恩的伤残分类中有一项是“骨痛”,毫无疑问是因为他在大桥战俘营所遭遇到的野蛮殴打所致。几天前,有4名美国人在工作时被日本平民殴打。然后负责该战俘收容所的日本人走出来,把更多的美国战俘打了一顿。该中尉在警卫室内又揍了他们一顿后,在断粮的同时关了他们三天禁闭。休斯(Hughes)想要更换砂轮,但日本人不给换。日本人把一把老虎钳砸在了休斯背上。而康尼克(Cornick)、菲利普斯(Phillips)和斯坦德蒙特(Stendament)赶过来阻止,也被打了一顿。在这我们要时刻警戒!每次下雨雾气蒙蒙时,我们要警戒;没有食物的时候,我们要警戒。他们没有蔬菜,我们就没有汤喝。四分之三碗的玉米(喂鸡的)和一(小)只橘子,就是我们所分配到的食物。我们就这么一天三顿地吃鸡食,吃了两年。这种日子还要过多久?……我有时候想,我是否能坚持活到这场战争结束……现在日本人什么也得不到,他们窃取所有他们所能窃取的一切。我不能把在这儿所发生的事情和那些日本人的所作所为写入这本簿子里。伙计,这是怎样一个地狱啊。

微信图片_20190720134920_副本.jpg

发表留言:

远东市场聊城无缝管到岸价格变化情况表-聊城宽达钢管有限公司 下周聊城钢管价格还有震荡回落的可能-聊城宽达钢管有限公司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