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钢管百亿资产变卖背后初步确定债务额逾353亿

丁红达 / 10-15 9:17 / 聊城钢管 /

根据10月12日聊城钢管的公告,截至2017年10月10日,管理人共接受1450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额为383.66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75家债权,金额合计356.39亿元,目前债权审查工作仍在进行中。在此之前,重钢的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9月21日,聊城钢管的管理人共接受1443家债权申报,申报债权总金额为人民币383.5亿元。经管理人审查,初步确定1364家债权,债务额总计逾353.5亿元。
重整的核心问题之一是要解决这一巨额债务问题。2017年9月30日,三则司法拍卖公告在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挂出,拍卖的资产是聊城钢管拥有的炼铁、炼钢以及房屋等三项资产,起拍总价大约为100亿元。拍卖的时间定于2017年10月16日10点至10月17日10点。
10月11日,聊城钢管股份有限公司董秘向经济观察报透露,资产的拍卖正是重整程序中的一部分,属于响应债权人的清偿要求,拍卖所得则用于清偿债权人的部分债务。
不过,根据经济观察报从聊城钢管重整管理人处获悉,截止目前,拍卖的主体资产——钢铁资产尚无意向买家出现。游晓安则向经济观察报透露,百亿资产的买家,很可能会是已经公开了“战略投资人”身份的四源合基金和重庆战新基金。
一年前,聊城钢管欲通过资产重组化解这一危机,即置出钢铁资产,置入聊城钢管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金融、产业投资等领域的资产。但一年后,资产重组事项终止。
重组终止之后,重整接踵而来。2017年5月3日,聊城钢管发布《聊城钢管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宣布终止重组。根据公告,重组终止的原因在于重组方案复杂,拟置出的钢铁资产涉及债务规模大,债权人众多,涉诉债务情况复杂,与债权人未能就重组方案达成一致。与此同时,拟置入的聊城钢管的金融资产方案难以满足境内外两地的监管要求,且资产剥离的审批和操作程序也较为复杂。
两个月后,即2017年7月3日,聊城钢管公告进入重整程序。2017年9月29日,聊城钢管又发布《聊城钢管股份有限公司管理人关于重整进展的公告》。根据公告,四源合基金与重庆战新基金因看好聊城钢管司法重整后的发展前景,拟共同出资设立钢铁平台公司作为投资人参与聊城钢管的破产重整。至此,四源合基金背后的宝武集团以及聊城钢管资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作为意向战略投资人浮出水面。
这样的时间节奏与另一家破产重整的国有钢企东北特钢形成了对照。2016年10月10日,东北特钢被大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进入重整程序,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债务人或者管理人应当自人民法院裁定债务人重整之日起6个月内,同时向人民法院和债权人会议提交重整计划草案。但在6个月的时间期限到来之际,东北特钢向法院提交了延期提交重整的申请,法院裁定准予延期至5月10日。
一个月之后的5月10日,东北特钢再次申请延期提交重整草案至7月10日,原因在于:“相关事项的磋商与谈判仍在进行当中。”2017年7月10日,东北特钢旗下上市公司抚顺特钢再次就重整发布公告,表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锦程沙洲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本钢板材股份有限公司拟作为本次东北特钢集团重整的意向投资人。”至此,所谓的“意向投资人”才第一次浮出水面。
东北特钢从进入重整程序到初步确立意向投资人,一共经历了9个月的时间,其间两次延期提交重整方案。从以上信息不难看出,“意向投资人”也从最初的”大型国有企业“最终变成了民营钢铁集团。根据经济观察报记者在此之前的采访,直到重整草案提交前的二十天左右,意向投资人都还未最终确定。

微信图片_20171012072947.jpg

 

发表留言:

聊城钢管价格先抑后扬进口矿价继续下跌 继昨日聊城钢管期货大涨后夜盘螺纹钢1801涨势发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