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条钢”督查记!堪称好莱坞大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丁红达 / 6-10 8:48 / 聊城钢管 /

为确保6月30日前全国“地条钢”产能彻底出清,钢铁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和脱困发展工作部际联席会议(下称“部际联席会议”)于5月2日派出了13个核查组赴13个省(市)进行核实。5月8~12日,张晨所在的工作组在四川开展核查工作。“即便尽力连轴转,还是时刻担心有疏漏,随时可能被追责,每天都感觉在‘趟雷’。”

“趟雷”压力源自中央今年对去产能工作的新要求。“中央对于去产能高度重视,惩处力度前所未有。”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说,此前,已有江苏和河北省两位领导受到处分。

层层问责震慑之下,不少省市区的钢铁、煤炭去产能工作从严加速推进,四川省是其中之一。“2016年底,淘汰落后产能、打击地条钢以及去除合法合规产能三方面任务,涉及产能约1070万吨,四川省都是按照要求提前完成、超额完成。” 四川省化解钢铁行业过剩产能和脱困升级工作领导小组牵头单位、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相关负责人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强调,四川省高度重视打击‘地条钢’任务,严格贯彻落实中央去产能精神。

尽管“省委书记、省长多次作出批示”、“先后开展了8次拉网式清查”以及“要求各市州每半个月必须汇报最新排查情况”等措施多管齐下,落后产能却仍然容易死灰复燃、“雷”声不断。

此次听闻督查组即将入川,5月7日,四川多家钢铁企业联名向国家质检总局递交了举报信,举报四川仍存在企业顶风生产地条钢并贴牌销售、违规新上电弧炉等现象。第三天,该举报信便转至督查组,从北京赶往四川的路上,张晨和团队成员的微信、邮箱也收到了多份举报材料。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同时对部分被举报企业进行了暗访,也遇到了“趟雷”般“棘手”的难题。

“越详细越好”

“只要是被举报的企业,都会被列入督查名单。”张晨说,由于各省情况复杂,鼓励举报人尽可能多提供企业违规信息,“比如该企业哪一个厂区有违规现象、具体地址,这样督查组能够迅速直奔厂区,精准发现企业的猫腻。”

2016年4月,经国务院批准,由25个成员单位组成部际联席会议制度,统筹推进化解过剩产能各项工作。

今年1月,部际联席会议曾组成12个督查组,赴全国30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开展专项督查。

此次四川核查组分为五个小组,分头前往成都、泸州、凉山、雅安等地检查68家企业。

张晨所在的小组检查成都市20家企业,另一位参与核查的许钢所在的组则检查分散在泸州市、自贡市、资阳市以及阿坝州的9家企业,“三天跑了1000多公里,一刻也不敢放松。”

要干好核查工作,“不仅体力要好,更需要干部有勇气、敢担当。” 许钢说。督查组成员透露:“在拆除一家地条钢企业时,县长、县政府人员都在现场盯守,但企业老板顽固抵抗,最后出动了公安部门维持秩序。”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督查组来到河南一家钢铁企业时,企业千方百计阻挠督查人员进厂,时任工信部副部长的徐乐江闻讯亲自带队赶到现场,才得以开展检查。

“从目前检查情况看,地条钢企业的生产设备已经破坏性拆除,同时从国家到地方高密度的检查,企业恢复生产的可能性很小。”张晨表示,“不排除存在企业死灰复燃的情况,督查组会对重点企业密切关注,同时实施举报奖励机制。”

此次部分企业举报的违规生产厂家,如某钢铁公司存在不达标的小电炉生产,四川省相关部门反馈称“早就已经撤底拆除”。督查组表示,“督查组会到企业进一步核查,如果已彻底拆除,要求四川省及时做好信息沟通,消除误解。”

“小利益”与“大道理”

部际联席会议一位成员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发改委、工信部等部委,不断有地方政府带着当地企业“说情”或是争取新建产能指标,“有时候一天就得接待十几拨,讲政策讲到嗓子沙哑,反复做工作,他们仍然不死心,都想‘开口子’。”

公开原因是,许多地条钢企业是偏远县乡的支柱,牵扯到就业、拉动经济增长等多方面问题。“有些企业是地方政府出面好不容易招商引进来,现在让他们去拆,矛盾特别大。”上述部际联席会议成员表示。

十余年来,有关部门已多次联合开展打击“地条钢”行动,屡禁不止,其顽固性显然与巨大利益关联。

四川某大型钢铁企业负责人介绍,地条钢企业不使用环保设备、偷税漏税、贴牌销售,成本至少较正规钢企低300元/吨,投入数十万元,一年能获利数千万元。

一位行业协会的人士前不久也有“奇遇”:“某知名院校学者制作了数十页PPT讲述地条钢对落后地区经济增长的贡献,并上升到精准扶贫高度。”

这也反映出,从钢铁学术界到地方有关部门对于“地条钢”、去产能的认识还存在盲区甚至误区。

实际上,早在2002年,原国家经贸委就对“地条钢”做出界定,“地条钢”是指以废钢铁为原料、经过感应炉等熔化、不能有效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生产的钢及以其为原料轧制的钢材。

直到2017年中钢协、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等行业机构发布了更为细化的界定标准,部分省份仍存在“故意误读”。

“部分企业增加精炼设备、扩大中(工)频炉容,称可以达到制造标准,但这都与生产优质产品不符,只要不能保证产品质量都属于地条钢。”迟京东说。

以取缔地条钢为核心的去产能行动,难免与企业生存、地方税收等产生摩擦。

在此前的核查中,张晨所在的检查组曾遇到企业老板下跪求情,并嚎啕大哭诉苦,以死要挟阻挠设备拆除,“作为个人看到这一幕难免于心不忍,但只要违法违规都必须拆除。”

“如果到处都‘留口子’,中央推动供给侧改革、去产能岂不成了空话?任何的小利益都不应该成为阻碍国家发展的借口。”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表示,当前我国钢铁产能过剩的情况下,合法合规生产的企业都需要“去产能”,何况产品工艺无法保证的“地条钢企业”?更不用说违法违规新建电弧炉等新增产能行为。

迟京东说:“如果连‘劣币’都驱逐不了,钢铁行业何谈升级转型?今天不坚决打击落后产能,以后海外市场就会像打击地条钢一样打击中国钢铁产品。”

民间“调查组”

前述部际联席会议人士说:“但凡上门游说的地条钢企业,我都当面问,你们生产的钢材自己会用吗,他们都摇头。”

更通俗地说,“地条钢”实质是“劣质钢”,如果这些钢材用于高速公路或是水坝和高层建筑,隐患无穷,在地震多发的四川省,地条钢的危害性更为突出。

尽管危害性突出,与其他产能过剩的省份不同,四川省钢铁行业是一个存在较大缺口的输入型市场,当地钢铁企业生产冲动更为强烈,企业间的矛盾更为激烈。认为一些地方政府作为不力,一些大型企业便自己组织“打假队伍”。

王威曾在北京当了十年兵,退伍回到四川老家后,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得到“钢铁大老板的重金邀请”。这份“重金”酬劳的工作,主要任务就是查找违法违规钢铁企业的证据。

“找证据的工作需要跑得快、能攀爬,有时候还得连夜蹲守,且自我保护能力强。”王威说,公司专门成立了由技术员、营销员以及老司机组成的“调查队”。

只要从市场发现“地条钢”踪迹或违规新增产能线索,“调查队”就会顺藤摸瓜前往生产厂区“暗访”。

暗访之前,“调查队”要先做出“攻略”汇总并熟记于心。攻略包括国家政策、去产能设备和生产工艺识别、被调查企业生产资质、进入战术,等等。

“连续几天蹲守在厂区周边是家常便饭。”为了拿到证据,“调查队”会想尽一切办法。

在一个地条钢企暗访时,王威通过一名内部员工得知该厂区隐蔽处仍有中频炉生产,当晚调查队便乔装员工顺利通过大门,刚拍到照片完成取证,就被保安发现喝止追赶,“幸好跑得快。”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四川省内多个大型钢铁集团都成立了“调查组”或“调查队”。对于这份“重金” 工作,王威和团队却认为“干不长”。

“我的前任,因为长期调查地条钢,经常收到对方的威胁电话,被迫离开四川。”前几日,王威再度开展暗访,“有的违规企业增派了保安,企业老板下了命令,只要抓到翻墙进入拍摄的,一律按小偷论处,‘往死里’打。”

“换马甲”

“只要发现违法违规的情况,一律处置,我相信没有人会、也没人敢再为地条钢企业背书。”张晨说。

同时张晨表示:“一些企业知道督查组来了,会以各种方式进行隐藏,不排除漏网之鱼。”为了防止被企业和地方政府“忽悠”,看到可疑的地方,张晨和督查团队都会进行再度核验。

不论是督查组还是民间“调查队”,要搞清楚企业真实的生产情况并不是容易的事,特别是在中、工频炉彻底拆除以后,地条钢企业“换马甲” 新建电炉的猫腻更难查证。

“我们也听到了新建电弧炉的反映,当前钢铁行情较好,一些企业有想法扩大生产,对于这种动态省里高度关注、严格管控。目前各级政府都在核查,建立重点关注名单。”上述四川省经信委负责人表示,目前已经要求各市州对全省大幅用电企业监控,防止死灰复燃、顶风作案,对于一些死角与新风险点保持高度警惕。

2017年伊始,央视《焦点访谈》栏目曝光了四川仍有一些钢铁企业生产已经明令禁止、存在重大安全隐患的建筑用“地条钢”。

据四川一家企业调查队拍摄的照片与视频显示,今年3月,四川省都江堰市、泸州市两家钢铁企业中频炉夜间仍在生产。

5月1日,《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来到上述钢铁厂,不到百米的厂区围墙外,装有10余个摄像头,新区正在搭建新的生产平台与管道。记者稍作停留,立刻有车辆跟随。

记者查询到,目前该钢铁企业所获的国家质检总局生产许可证显示的炼钢炉型及数量设备仅为40吨电弧炉2座。对于新建电炉是否获得审批,目前并未有可查证的公开信息。

此外,《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拿到的成都冶金实验厂有限公司、达州市航达钢铁有限责任公司与电弧炉厂家的合同显示,2017年两家企业分别购置了“80t三相交流炼钢电弧炉,90t电极旋转式钢包精炼炉”、“40t三相交流炼钢电弧炉。”

“有一些企业一边建设一边申请,等我们取证举报,他们已经弄到审批了。”四川一位大型钢铁负责人说,“当前去产能的要求下,还能够拿到审批,我想不通。”

“按照地方政府要求,我们正规企业提前半年减少了100万吨产能,但地条钢企业还在生产,或是新建电弧炉。”该负责人质疑:“这叫什么去产能?”

“还得靠地方政府”

“泸州一家企业被举报使用规格小于400 立方米,我们到企业检查完设备之后又看了底单,是符合标准的,后续还会继续关注。”一位参与泸州市督查的人士表示。

“企业可以忽悠的手段很多,之前也遇到过底单造假、伪装容量的情况。”上述泸州市督查相关人士表示, “道高一丈,魔高一丈”,应对监管的手段也不断升级,“这些都是核查的重点。”

“我们技术员了解到,一些地条钢企业给中工频炉搭建电炉外壳、撒炉灰等方式作隐藏,其伎俩很难被识破。”王威说,“部分企业还找到专家作技术鉴定,以技术过关申请复产,前期被查的假冒伪劣产品现在还在市场上销售。”

更“高级”的形式是,“一些地条钢企业通过组成集团或被收购等形式,转为正规钢铁企业或是通过这种方式‘借壳’生产。”前述四川大型钢企负责人说。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发现,此前央视曝光的四川金圣钢铁就是通过对原国有攀西钢铁的整合,获得了工厂所属四川眉山地区唯一一张钢筋混凝土热轧钢筋的“全国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

2014年初,四川省23家地方冶金企业共同出资注册成立了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四川冶控),拟通过对地方钢铁企业的整合、重组实现地方钢铁产业的规模化、集团化经营。同年末,其子公司成都冶控实业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包括上述金圣钢铁及其控制人李迪文在内,多家被举报的钢铁企业都与四川冶控、成都冶控存在交叉持股关系,多位公司负责人都有“福建”背景。

有统计资料称,福建长乐系钢铁企业生产了全国80%以上的建筑钢铁。一位钢铁行业的专家表示:“全国的中频炉基本都源于福建长乐,一些企业已经完成转型,国外确实有使用中频炉用于特殊材料的生产,却被长乐系‘创造性’地发明炼地条钢。”

上述钢铁企业负责人表示:“很多钢铁和金圣钢铁一样,通过整合获得许可证,但仍然生产地条钢、违规新上产能。”

“未来还会向督查组写举报信。”就在督查组离开不久后,德胜、川威、达钢三家钢铁企业要求四川省钢协出面发声。此前,这些大型钢企曾向督查组实名举报长峰、益鑫、航达、江阳、都钢等多家企业存在违法违规生产经营情况。

在四川检查完毕,回京汇报后第二天,张晨和督查组成员又赶往新疆开展督查。督查分工中,以工信部为例,需要负责5个省的督查。

“此次汇报后,对重点或有举报的企业,七八月份国家部委领导将再次组织队伍亲赴督查。督查不一定能顾及所有细节,但我们尽力将长期监管问责体系建立起来。”张晨说。

一位不愿署名的钢铁行业专家表示:“如果依靠督查就彻底出清,这是不可能的。根本责任还是在地方政府。”这位专家问道:“不管是地条钢还是违规新建,那么大的用水用电量,地方政府能不知道?有没有开工生产,有些地方就那么一家大企业,有关部门能不掌握?”

发表留言:

5月份进出口超出预期,国内经济是否出现回暖? 6月聊城无缝钢管价格不淡定市场整体呈现震荡格局
返回顶部